美联储钱银政策何以按兵不动

5月初,美联储将每个月 缩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从此前的300亿美元下调到150亿美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不变,并在技能 上做了调整,将其向银行支付的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IOER)从2.4%调整到2.35%。虽然 会后声明中关于通胀的解释遣散 了部分充满 市场的降息预期,但仍令市场略感绝望 。笔者认为 ,正常状况 下,美联储年内钱银 政策将以张望 为主,降息概率不大,而加息则面对 一定妨碍 。

近来,美国经济整体 体现 仍属稳健。4月非农数据大超预期,赋闲 率跌至3.6%,创1969年以来最低水平。同时,经济维持增加 势头,第一季度经济增加 率好于预期,达到3.2%。这一足以让美国政府感到“骄傲 ”的经济答卷给美联储不降息提供了依据。

从通胀数据看,美国商务部发布的最新通胀指标显示,2月和3月的美国个人消费开销 物价指数同比增幅为1.7%和1.6%,均未达到央行2%的通胀方针 ,但偏离程度其实不 十分严峻 ,还没有 构成利率下调的有力证据。通胀上行压力不大,可能更多地成为本年 美联储对加息坚持 张望 的理由,而并不是 降息的足够 条件。

现在 ,美国的钱银 政策和财务 政策并不是 双紧缩组合。上一年 美联储接连 加息四次,钱银 政策逐步收紧,但也只是钱银 政策正常化的一部分。现在 的利率水平与金融危机前难以比较,仅为当时一半。而虽然 财务 政策影响有所减退,但财务 政策刺激经济的整体 基调未变。

从股票市场看,美国股市仍处于高位。近日股市呈现 调整,直接的导火索是交易 摩擦前景不明,很难再将市场调整归因于美联储钱银 政策的收紧。这也给美联储提供了一定的空间和时间,可以对经济数据体现 和海外环境进行进一步观察,以选择下一步的反击 方向。

此外,在近10年的超低利率环境下,美国企业债的质量其实不 睬 想。据统计,现在 上市非金融企业的债务与资产比挨近 20年来最高水平,负债最重的企业的新增借款 在总债务中的占比挨近 2007年金融危机前达到的峰值水平。偏低的利率水平让美国经济走回复苏,但也埋下了潜在的风险种子。在暂停加息不到半年的状况 下,美联储容易 也难操刀降息。

从控制金融风险方面来看,到2020年,美国将有超过1.3万亿美元非金融企业债务到期,2023年到期的债务是3万亿美元。若美联储上调利率,可能会触发部分债务呈现 违约。值得留意 的是,全球交易 摩擦不确定性没有消散,经济复苏外部环境还没有 稳固。美联储不降息之时,也难觅加息之良机。现在 的数据对美联储而言构成一定考验,无论是加息仍是 降息都没有足够 理由,因此,对钱银 政策调整采纳 更耐心的观察,成为美联储现在 的选项。